男子越狱潜逃26年,如今因疫情防控无处藏身让姐姐送他自首 发布日期:2020-03-11 信息来源:贵州都市报 编辑:随州市公安局 审核:公安局 字号:[ ]

“警察同志,我弟弟司某波犯了法,他从牢里跑出来已经26年了,现在我带他来投案自首,希望争取从宽处理,让他重新做人。”这是贵州省盘州市公安局保田派出所值班室出现的一幕,一位年过五旬的女子搀扶着她的弟弟,在值班民警面前几度哽咽地说。民警一惊,急忙将姐弟俩扶进值班室进一步了解情况。

一朝失足越狱逃跑

司某波的姐姐司某菊泣不成声地说:“母亲去世得早,都是姐姐没有把你带好,造成你今天的错误,希望你回去以后,服从管理,好好表现,争取早一点回来……”话未说完,姐弟俩已经哭作一团。随后赶到派出所的司某波的姐夫告诉民警,二十多年来,司某波从未与家人联系过,以为他早已不在人世,每年中元节她姐姐还给他烧钱纸,心理有点安慰。

据介绍,1992年夏天,想一夜暴富又吃不了苦的司某波打起了别人财物的主意,趁着夜黑,他将贵阳花溪某医院当时价值六千多元的医疗设施偷走,以为万无一失,岂料当晚被人及时发现并报公安机关,不日案件告破,司某波被法院判处八年有期徒刑。

在贵阳羊艾监狱单调苦闷的日子,让当时年仅23岁、吃不了苦也不想干活的司某波有些按捺不住。1994年初夏,司某波趁一次外出劳动的机会,避开管教的视线,偷偷溜走,脱下囚服走了一天到贵阳市区,从此开启了他26年的流浪生涯。司某波越狱后,羊艾监狱未放弃对他的追捕,多次抽调精干警力四处找寻其下落,无数次走访、调查、摸排,26年来,始终没有一丝线索。

逃亡身涯孤独痛苦

“逃亡26年来,我露宿过荒山野岭、高速桥下的涵洞、垃圾堆,因为没有身份证,也不敢用真实姓名,在外面真的是寸步难行,没有实行实名制的时候还去过新疆、河北等地方打工干苦力,但文化水平低又没有什么技术,工资少得可怜;没有钱就像乞丐一样四处流浪,吃过垃圾堆里别人丢弃发霉发臭的东西,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,连父亲去世都不知道,更没能为他送终,为了摆脱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,我曾想一死了之……”司某波声泪俱下地向民警道出了多年逃亡生涯的辛酸和苦楚。

司某波说,在外面这么多年,他没有一个亲戚或者朋友在身边,也不敢和家里人联系,很孤独、很痛苦。

“疫”线防控无处藏身

“现在疫情防控,各条路、各个村寨都查得紧、管得严,干什么都要实名制,感觉无处可逃,我每天都忍饥挨饿、居无定所,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藏身了。随着年纪越来越大,也想回来咯!”司某波表示,走进派出所后,他终于如释重负,感觉整个人轻松多了,终于结束了胆战心惊的孤苦日子,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

司某波称,自己当年太年轻,手头拮据又不能踏踏实实打工挣钱,觉得偷点拿点不犯多大法。而入狱以后,他还是不安分守己、认真改造,想着只要自己不坐牢,肯定好过得很。殊不知,让自己的人生走进了死胡同。

司某波自责,逃了26年,他不光逃得一身病,父母亲也早已不在人世,自己年纪越来越大,还没有老婆儿女。而26年来,家乡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家家都盖起了大房子,开起了小轿车,要是自己当时不是愚昧无知,现在也和他们一样,有自己的事业和稳定的生活。“我愧对父母和亲人,愿意接受法律的裁决。”司某波哭泣道。

目前,司某波被控制,案件在进一步办理中。


附件:    
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当前页面